竟然是。。。麥浚龍 So it turns out to be...Juno Mak



今日發生了一件令我吃驚的事:很久沒有買唱片的我買了一張真的唱片,竟然是麥浚龍於2009年出版的專輯《天生地夢》。

其實我不是沒有買唱片的。自從有了iTunes,我都沒有買過physical format的唱片,就連最喜歡的Suede重組後的大碟《Bloodsports》我都只是買digital版本,貪它夠方便,不用把CD download到電腦然後再過到iPhone。再者家中已沒有多餘的位置去放置CD,反正音樂大部分時間都只是用耳朵去聽,現在也沒有那麼多空閒時間坐在家中無所事事的翻看唱片封套,買digital已變得理所當然。

怎料這星期無意中在YouTube重新聽到麥浚龍的《弱水三千》,立刻就像著了魔似的不停loop著聽。
                                         《弱水三千》MV

記得很久以前,當我還在Young Post工作的時候訪問過麥浚龍。那時應該是他初出道,型象差得很。不是因為他沒有才能,而是因為他有個有錢老豆。

香港人憎人富貴厭人貧,見到一個唔靚仔的有錢仔不用捱又可以做歌星,條氣當然唔順。當時有很多人說了很多很難聽的說話,說他有得做歌星全因他有個有錢老豆,有錢請人扮fans。上台表演遭喝倒采,連當時跟我partner做訪問的photographer都說:「照麥浚龍的相很難喎,照來照去都只有一邊面是緊緊上鏡!」後來麥浚龍更被牽涉廉政公署那打擊香港樂壇貪污的「舞影行動」,雖然舞影行動最後便成「無影」行動,麥浚龍的型象就更差。

之後都沒有太多留意麥浚龍,直到《復仇者之死》的出現。


《復仇者之死》是由黃精甫導演,麥浚龍有份監製,編劇,主演的電影。當時去看電影其實是出於對的黃精甫好奇。黃之前的《江湖》叫我喜出望外,但《阿嫂》令我差一點要在戲院𠝹凳,不過黃還年輕,姑且再看一次。

《復仇者之死》cult到暈,但就是眼前一亮之作,偏鋒的故事及narrative除了令人覺得黃還有希望之外,就是重新認識麥浚龍:一個以前被人睇死的有錢仔原來不是二世祖,他好可能是一個甚有vision的年輕人,一些不可能在其他要揾食的人身上發生的創作都有可能在他身上發生。

然後再找回他的歌,《弱水三千》張亞東的編曲跟林夕的詞確實驚為天人,心想那些要賣錢的歌手根本不可能做這樣的一隻於香港主流樂壇眼中的另類歌曲。不過,那時都沒有要想過買下專輯。

不知怎的,事隔數年,再聽《弱水三千》竟然感動得差一點要哭。At17的cover唱得近乎完美,但還是喜歡麥浚龍的原版。是音樂?是對林夕那有關水的世界觀有更新的體會?是對麥浚龍的執著的敬意?覺得當年也戴過有色眼鏡去看人而覺得有點愧疚?還是我餓了能感動我的香港流行音樂餓得太久?我不知道,但這次就買下了《天生地夢》。

李小龍講的水跟林夕的水有相同之處?

麥浚龍首次執導的《殭屍》將會出戰威尼斯及多倫多影展,我不喜歡看恐怖片,但這次我會很期待,但一定要有人陪我睇。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