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痴的決定


看完這單新聞,心裡一沉,也令我想起一件中學時代的往事。

大概是中六那年,我和幾個中學同學一起到般含道的一家補習社跟一個鬼佬補習英文。我們都算是進取型的學生,知道要學好英文,無論是否要應付考試,跟外籍老師還是最有用。那鬼佬年輕,外貌不錯,風趣幽默,也跟我們提及他的家鄉英國,他在香港生活的趣事,還有他的男flatmate,他還有邀請我到他的生日派對。我們都喜歡上他的堂,教得好唔好不是重點。那補習社是跟鬼佬對分我們付的學費,後來我們跟鬼佬達成協議,不再到補習社,改到他在西環警署對面的家補習,付相同的學費。

那時我的同學都知我有點喜歡那鬼佬,所以要到他家時我都有點不知所措。來到他家門前,我深呼吸一下,探頭一望,發現他家只有一個睡房,睡房內只有張雙人床。我呆透了!那他的「flatmate」睡在那裡?

我估後來他知道我對他有意思,所以他也清楚的告訴我,他是喜歡男生的。我appreciate他的坦白,但習實在補不下去,過了不久,我也再沒有到他家補習。

數月後,他致電給我。無事不登三寶殿,他直接問我可否幫他一個忙,他說:「你可以跟我結婚嗎?」

吓?

「是這樣的,香港主權移交後,我要那visa才可留在香港,但我的工作不能讓我拿到visa,但我又捨不得離開我的男朋友,如果你跟我結婚,我便可以留下。」

唔係呀fa?

「你跟我結婚,你也有好處:你可以拿到英國護照。」

天真的我,聽到這樣的proposal,覺得點解有人可以這樣對待婚姻?結婚不是要兩個人相愛才可以成事嗎?婚姻是用來換取居留權的工具嗎?

「唔得。」說罷掛掉電話,再也沒有跟鬼佬聯絡了。

現在看到這新聞,我不禁後悔自己當年做了一個最白痴的決定 -- 點解我咁X蠢?宜家香港變成咁,教我怎樣在這裡生活下去?無視事民聲音,無視法治,用各總手段進行利益輸送,甚麼用公帑開一間可享有access政府資料的有限公司,逃過立法會及傳媒大眾的監管,還要限制公眾對有限公司的查核,香港就是給這班狼出賣,香港好快會同大陸一樣,黑暗,貪污,腐敗。

如果當年我有同鬼佬結婚,可能我一早已移民英國,不用理會這城市如何沉淪下去。現在想移民,可能太難也太遲了。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