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要多美麗有多美麗?

十月的香港好像未有安寧過。

一海難固然令人悲痛,在此謹嚴正呼籲以後十一不要再放煙花 - there's no reason to celebrate,將搞煙花的錢捐出去幫有需要的人,讓十一成為慈善日,超渡遇難者。

海難是意外,無人想發生。另外一宗DR美容tragedy另我更不安,因為we asked for it。

人人都在說美容公司如何無良,政府監管不足,法例有loophole諸如此類。但這件悲劇的根本原因就是貪靚貪得太盡:如果不是有這樣的demand,怎會有這樣service的supply?又或者,如果我們不是對自己的外表那麼嚴苛,這些醫學美容能有市場嗎?

到底我們怎樣去value「美」?

越來越覺得外表已成為我們judge一個不相識的人的價值的唯一criterion。您問一下自己,對上一次你在街上碰到朋友跟他那位你不曾見過的女朋友在一起,第一時間你想到的,是否:「條女都幾索!」或「妖!條女咁扒㗎!」你又有沒有試過跟朋友說:「都唔明點解啲咁扒嘅女都會拖到條仔。」

在說出這種種難聽的說話之前,有沒有想過,你根本不認識那件「扒」,你怎麼知道人家好或不好?人家一起時過得開心不開心,你知道得幾多?

但同時間,你又會否這樣想你身邊的親人,朋友,同事?

正常的你應該不會有這樣的想法,因為你認識他們,你喜歡他們,你認為其他人應當看到你從他們身上看到的「美」,你會認為他們是好人,認當有好的結果。你從不會在意他們的樣貌,你可能甚至連想起他們的五官都覺得有點模糊,那不要緊,因為你treasure他們不是因為他們漂亮,只是他們就是你喜歡的人。

既然如此,為何我們還反而對自己的外表耿耿於懷?就是要impress那些與我們無甚相干的人?

美容院最喜歡sell我做這些那些奇怪療程,雖然不至於醫學美容,但面對不必要的推銷,我經常都跟美容院的女孩們說:「我又不是要登台做明星,靠樣子討人喜歡維生,不必了。」再說做明星講到尾都要有才華,如果劉華潮偉發哥只有樣,他們還會有今日的成就嗎?

要impress不相干的人倒不是原因,貪心才是。人的欲望是無止境的,對美的追求更是人類的天性。用生物角度看,找個靚仔靚女拍拖結婚,無非都是想生個靚B,是動物進化過程中的必然。Umberto Eco 在 On Beauty 裡提及到美 (beautiful) 跟好 (good) 的密切關係,美是人類喜歡的東西;好就不只是人類喜歡的東西,而是人類追求渴望擁有的東西。但有一些如要犧牲自己的「美行」,超肥但看上去很美的蛋糕,就不是人人都要追求擁有,如此說,美不一定要擁有,可遠觀的都可以是美,美不一定是好。

但很明顯,我們都把者兩個觀念confuse了,以為美就是好。如果女人是因為jealous而要把自己變靚來束縛一個男人,那無論她變得再靚也跟美扯不上關係。當看在他眼底裡,你不再美的時候,他也會離開你,縱然你變得多靚。今次悲劇,就是我們硬要把不屬於自己的美據為己有,那麼這個過程不只變得不美,那是過份且不切實際的欲望令自己承受不了,最後樂極生悲。說到底,是我們的佔有欲已達至臨界點,人不是神,總不能那麼霸道要風得風,要懂得去到某個情度便要放手。

當然,整型美容服務也不會因此事而消失,我也曾到台灣採訪過醫院推出的醫學美容旅遊套餐,也更為誇張:有位專門美目的醫生跟我說我的單眼皮可如何如何變成濱崎步的公仔大眼,聽完心也寒了。我不反對改善外表,但對於不是屬於自己的靚,我還是歎句無福消受,畢竟喜歡我的人,還是會覺得我美。



Comments

Popular Posts